是谁住在深海的大菠萝里

挖坑一时爽

【一八】赎罪(一)前世远②

陵越篇

————

我的生活一团糟,我每次不知道该怎么照顾自己的时候,我就会强迫性的照顾别人

————

我们都是孤独的,所以我靠近你,最初把你当成我的弟弟

你的撒娇,你的任性,煞有介事的胡乱谈天谈地,

摔伤时大大的双眼里全是泪水,又故说坚强,硬是到我怀里才肯痛快的哭一场

我好喜欢你软软的可爱模样

后来师尊又带回了屠苏,我这才知道,原来我不想你做我弟弟,陵端,我想娶你

————

“陵越,远离陵端吧,你会害死他的”紫胤真人把残忍的话说的还去往常严肃又冷静“你们身负共生劫,相聚既是不得善终”

陵越大睁着双眼说不出话来,吃惊,恐惧,绝望

“真的再无他法?我当真在不可靠近他半分?师尊!我不信!我不信”半步退后,摇着头,祈求的目光朝着紫胤真人

“百里屠苏,他身负煞气,冲撞于世引天下大劫,若他能化了一身煞气解去世忧,或是可能化了你们的共生劫,可如今我们束手无策,只能等,等屠苏的共生劫出现,他方可破劫”牙白口清,紫胤真人这般平静的宣判着陵越不知多久的才会出现的希望

“我深知你心悦他,所以你必定要保全他才好,离他远些,别害了他,等破了劫,你们自然可以在一起”

“陵越…知道了,先退下了”陵越好似失了魂魄,脚步有些不稳的退了出去

————

为了你平安,我无所谓有多不舍,我会离你远远的,直到能保证你平安为止

————

“屠苏对不起,陵端他只是心情不好,不是故意找你麻烦,你别太生气了”

“我知道,怪我,若不是我身负煞气,也不会有这些事,大师兄你别管我了”

“屠苏我不只是帮你,也是帮我自己,也是帮陵端”

————

你失落的眼神全都入了我的眼,你的伤口不会比我的心更疼

我怎么敢靠近你,我怎么能伤你

别再看我了,求你,我真的要演不下去了

别傻,别伤了别人更伤了自己

————
“师兄谢谢你总是对我这么好”

“屠苏对不起,我其实对你不是真心的好,我只是…为了…”让自己没空去想其他的,在疯了似的对你好

“我都知道,没关系的”

————

终于找到了!欧阳少恭!你就是屠苏的共生劫对吧!太好了!

陵端,等我解决了这些事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

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入魔!

不行!不能前功尽弃!只要解决了屠苏的煞气,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你现在没了修为,大不了我成功之后也自废修为

“屠苏你没事吧!”

————

陵端!你的腿?你现在怎么会如此落魄?

看到你这样我仿佛是被凌迟折磨

我知道我的作为定是让你恨我的,没关系,过了这两天,我会解释清楚,我们还有一辈子,我会对你好,我会化解你心中的仇恨

乖,拿着银子,事情马上就结束了,在两天就好

————

“陵端!!啊!!!”你怎么能死!怎么可以!!!我好不容易破了劫难你怎么就离我而去!!

不过两天!为什么!苍天为何如此待我!

————

“师尊!你骗我!你骗我!你说过破了劫我们就能在一起!你骗我”前所未有的失控与疯狂

死!死了就能见到我的端儿了!

“陵越,你不能死,陵端他生前入魔,死后定受千年业火之苦,我将他的魂魄锁如守魄石中,需百年授盛清之气,方可不受业火之苦,我决定百年替他渡气”

“如今天墉无首,我请求你能留下一百年,整顿后事,百年之后你若要和陵端一起去,我也不阻拦”

“…好”端儿,我知道下一世,我定赎我今世害你受苦的罪

————

师尊闭关为陵端渡气

我成了天墉掌门

我收了徒弟叫玉泱,他笑起来儿和你一样

我成天站在天墉门口眺望,就像你当年等我一样,芙蕖觉得我在等屠苏,我已经不想在和任何人解释我的感情

————

一百年终于过去了,我终于可以再见到你!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

“乖,再睡会儿吧”

我抱着你走过奈何桥,对着三生石发誓永世只爱你

————百里屠苏

其实陵端师兄从前对我很好

也知道他针对我的原因

是我的错,身负煞气引了他们的劫

对不起,我只是不能让阿翔受伤,无意伤你

我知道大师兄深爱你,我知道你也爱着他

我很羡慕你们对对方爱之如命,只恨我不能为少恭情深,只能做一世死敌

希望你们能有个好结局

————涵素——紫胤

“错不该我们窥视天机,如今让他们阴阳分离”

“本以为在帮他们,却害得他们如此之深,我的罪过啊”

“我愿以命做引,接他们永世姻缘”

“那我便用尽最后功力替陵端渡了业火之劫”

————

感觉写的有些矫情(到没眼看)
感觉写的比上一章还要挫
特别是那个什么劫
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懂
还望轻拍~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