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住在深海的大菠萝里

挖坑一时爽

【一八】嗯…我还记得尹新月(一)

#ooc

————
“听奴,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女子一袭蓝狐皮毛制成的雪白大袄子,容貌丰美,不时把玩着手上的二响环,净显灵动,只是不知她想着什么,眼神越发的狠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妖艳贱货标配笑容

听奴双手奉上一紫檀木制的匣子,尹新月不接,过了一会子,吩咐道“想办法掺在齐铁嘴的吃食里,然后尽快回北平”,“还有,这事儿千万别让我爹知道”

————
张府

张大佛爷一边正和解九爷谈正事儿一边想着齐铁嘴自从一个月前被赶走后就没来过了,就连枪毙都没把他逼过来,莫名的好心烦,比听他话唠还心烦,哎…当初我发什么呆呢,要是当时我不楞神就不会让他被尹新月赶走,搞得我都不敢自己去找他,哎…他是生气了吧,平时没这么大脾气啊,等等!我这都想些什么啊,我是不是太在意他了?我为什么会这样啊?感觉快炸了!停,我都在想什么,齐铁嘴是我最好的兄弟,在意他理所当然嘛

解九爷一边和佛爷谈正事儿一边想这发呆做的好了果然是看着一脸深沉哈,这佛爷都想这些个什么呢?

“佛爷,九爷,八爷哪儿的随从小满来了,说是急着找九爷”

管家话还没说完小满就已经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九爷!八爷不好了,你快去给他瞧瞧他!”边说边眼泪都下来了

张启山看着小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以为齐老八受了什么重伤,急得拉着解九就往外跑,开着车子一路狂飙,在碾压了无数鸡蛋白菜,外加惊了两匹马后,九爷都快吐了,终于到了齐桓的小香堂,到了之后二话不说踹了门就进去了

九爷好难过,九爷都懵了

————
齐铁嘴安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均匀,面色红润,看上去十分健康,甚至好像比上一次看到他更胖了一丝,脸上肉看着软软的,好看的很,总之丝毫没有要死的迹象

事实上,经过解九爷的检查后发现,齐铁嘴身上了伤都没有,脉相也一切正常

“佛爷,八哥他…”

话音刚落,副官才带着小满迟迟赶来,后面还跟我尹新月这个不速之客,也一副理所当然的冷着脸进了

“老八他到底怎么了!”看到齐桓不像有什么危险,张启山的心是放了大半,只是这小满之前的行为…看见小满进屋一张被狗日了的脸,张启山的着急上火好像又爆发了

“八爷,八爷他有一天突然昏倒,然后就昏睡不醒了,这都大半月了我请了好多,好多大夫,都说没生病,可八爷就是不见醒,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所,所以我就来找九爷,九爷!!你一定要就我家爷啊,一定啊”

九爷眉头皱的很深,再一次给齐桓检查任然没有结果

“没有伤口,脉息正常,八哥他,更本没有生病…可是既然大半月都不醒…我没遇到过,甚至没听过这种事情”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大半月,大半月?大半月!

“至于这么激动么,区区一个算命的”尹新月看着几近失控的张启山,妒气丛生,不过脑子的话冲口便出

“尹新月!”张大佛爷发了大怒,几乎开始咆哮

“我有说错么?”大小姐也是从小万千宠爱,听了这震天响,立刻就委屈的回了嘴

“尹小姐既如此不待见我这兄弟,那还请你回北平吧!”

“笑死人了,你待他是兄弟我会这么不待见他!”

“副官!帮尹小姐买车票,今天之内送她回北平!”敢质疑我对老八的兄弟情分

“啊!”大家正将注意放到佛爷和尹新月的争吵上时,齐铁嘴突然一声大叫腾的坐了起来

“啊!!!”大家都被吓疯了

“老八!你没事吧!”佛爷作为在场反应最快的人,已经从三米开外和尹新月争吵的战场窜到了齐老八跟前

“您?哪位?”齐铁嘴式一脸懵逼

“你们又是谁?!”齐铁嘴一抬头,看着这一屋子的人(受惊吓没缓过来的狰狞表情),突然开始猛的后缩,一直到缩到床脚才停下,之后把头往双膝间一埋

“各位大爷,不知我哪里得罪各位,各位大人大量大人大量!”

“老八,你这是怎么了?我是张启山啊!你这什么反应”张大佛爷式百脸懵逼

“八哥?”解九爷看这情况立刻激动凑了过来

“八哥?您养的鸟?我,我,我没偷过鸟~你,你,你们别过来~”

齐八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话语中拖着颤音,像极了受惊的小兔子,若在平时这张大佛爷是一定要去逗他一逗,只是现如今他连同吃瓜群众的脑袋里都只炸出来一句话

“这是?失忆?!!!”

哼!还真是时候!齐桓,我抹了你的记忆!看你以后怎么作妖!张启山,现在没了他横在我们中间,看你还不爱上我!

“哎!齐铁嘴你做什么!”齐桓突然看见了什么,眼前一亮,猛的窜过围观者,直奔尹新月,做了一个他曾对张启山做了无数次的动作——挽手,退步,低身

“新月!新月~我怕~”


评论(2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