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住在深海的大菠萝里

挖坑一时爽

【盾冬/锤基/奇异铁】阿戈摩托之眼的诱惑

时间线些许混乱大概在复联一之后

私设:
吧唧掉火车九头蛇洗脑失败,吧唧还有小部分记忆
洛基复联一被抓前逃跑
奇异铁从前恋爱,史传奇车祸后两人吵架分手,史传奇正在卡玛塔泽学习

OOC严重,可能有BUG,渣文笔轻拍

这是一个关于闺蜜组偷时间宝石后古一被关在了魔法圣殿的故事

CP:盾冬,锤基,奇异铁

————

谁也没有想到thor带loki走的当天晚上就回来了,彩虹桥的圣光毫无预兆的砸在地上,也将阿斯加德的王子殿下甩向了可怜的地面

————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现在找不到他了”Thor讲完经过拿起桌上的烤肉卷咬下一大口

听完thor的话,其余的五个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Steve皱着眉头一手托着腮脸上带着疲惫,natasha双手撑在大腿上面无表情盯着桌子,clinton一条腿搭在natasha椅子上靠着椅背低着头,banner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呆呆的看着前方,tony则是瘫在椅子上一脸生无可恋

“所以你是说你把他放走了”Tony开口打破了沉默

Thor塞的满嘴的食物边咀嚼边回答Tony的问题“不,是他自己逃走的,他用了分身术,我们一开始抓到的就是他的用魔法变出来的分身,我弟弟他是很厉害的法师”

“好极了,你不说我还真看不出那个近战弱鸡是法师”tony觉得他现在就想对这位肌肉长进脑子里的雷神翻个大白眼

面对tony的对loki能力的质疑资深弟控本能的立刻做出了反驳“loki确实不擅长打架,但他的法术是我母亲亲自教的,我们俩八岁的时候他就学会了把自己变成蛇,他将会成为阿斯加德最厉害的法师”

Thor听起来带着些许自豪的话以及烤肉卷的难吃都让在场五位产生掀桌子的想法,但谁也没那么做,好不容易解决了外星人入侵,现在又被告知主犯还在地球上瞎溜达,大家都心累的不行了,大家懒得反驳他的那些傻话,除了瞪着面前的没心没肺的大块头让他食难下咽以外,疲惫的众人真的不想再多做什么了

没心没肺的大块头才不会食难下咽,为了防止这些眼神凶恶的盯着自己吃烤肉卷的复仇者们和自己抢食物,thor选择吃的更凶猛些

————

“sir,doctor strange发来一封邮件”

“读吧”才洗过澡的tony将自己扔在床上,擦的半干的头发浸湿了枕头,要是他在的话一定会把我从床上弄起来把我的头发擦干,闭上眼按揉着鼻梁缓解疲惫

“tony我很想你”

靠着前男友的想念邮件成功的让心情稍微好转,这大概可以成为花花公子tony·stark的人生污点了,翻一个身将自己完全藏进被窝“jar,再从头开始读邮件”

Jarvis一如往常的开始读起了strange的邮件,这些邮件从strange和tony分手后的第三个月一直到今天,一共1632封,tony每次心情不好都会让jarvis读这些邮件,但他一封也没回复

“抱歉我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
…………
“tony我才看到新闻说纽约出事了,你现在怎么样”
“tony我真的很担心你快回复我”
“tony看到邮件快点回复我,我快真的要急死了”
…………
“tony我昨天晚上来看你了,你没什么事我就稍微放心了,你好好休息”
“tony你要好好吃饭,别熬夜,别吃太多甜甜圈”
…………

道歉,担心,关心,想念,tony听一封吐槽一封,特别听到strange说来看过自己时,真的完全止不住对对方的脑子不清醒的胡言乱语愤怒“你tm到底是在那个愚蠢的梦里见过我”

发泄够了tony终于在jarvis读邮件的声音中渐渐睡去

————

“蝼蚁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说你可以用手在地上写字和我交流?”被关了两天一直试图“越狱”却因为之前消耗过大一直没能恢复法力的loki,终于还是放下自己高贵的神族身份开口向那个长着一只铁胳膊的,即是被自己“越狱”时不小心误伤也从没发出过声音的哑巴蝼蚁搭话了

蝼蚁沉默了很久一点动作也没有,久到loki以为他不止说不了话可能也听不见时,蝼蚁终于抬起了头对上loki那双祖母绿的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用手指在地上写了两个单词“winer soldier”

【葱芯】那家伙说他不做再也勇者了

恶龙葱x勇者芯
达拉崩吧梗
不收律师函系列!!
OOC预警

————

讲个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一只恶龙来到了 真的不爱吃香菜 王国

那天恶龙在街上遛弯儿的时候和嘲他腿短的路人吵了起来,恶龙发动了火焰攻击直接把路人的房子点着了,然后随意的扔下一堆金币转身就走,刚好路过的 网·名字让人记不住·红 公主一眼就相中了这只虽然腿不长但是有钱…我是说有前进的心的恶龙

不明所以的国王觉得超级生气的!我的宝贝女鹅是你说捯饬走就捯饬走的吼!小巴掌糊你脸哦!emmmm…不行我可是国王哎,怎么能自己动手,好累的

于是国王就下令手下去找世间最勇敢的人,让他去营救公主

手下在网吧随便的找了个勇者!用一套皮肤成功将它引诱到国王面前

————

国王对勇者说:“哇嘎里贡啦,那只傻狍子恶龙吼,他恁走了我的女鹅,你一定要帮我把女鹅找回来啦”

勇者对国王说:“找回来能有啥奖励啊?”

国王对勇者说:“阿…那这位勇者你叫什么名字的哦?”

勇者对国王说:“我叫 林·架枪也很快走位又很骚·小新新 ”

国王对勇者说:“你叫 林·架枪也很快走位又很骚·小新新 哦,那 林·架枪也很快走位又很骚·小新新 你要加油哦,我们会等着你胜利的消息哟”

————

勇者小新新骑上自行车出发了

勇者小新新获得破旧的靴子

勇者小新新打开了空箱子

勇者小新新打开了空箱子

勇者小新新打开了空箱子

勇者小新新踹了空箱子

勇者小新新失去了破旧的靴子

————

勇者小新新骑车破自行车到恶龙巢穴,见到了恶龙和被恶龙嫌弃的公主

勇者小新新举起了破自行车

恶龙对勇者说:“我是 王·钱多的用不完好苦恼·小聪聪”

勇者对恶龙说:“王·脑子不好作天作地·小聪聪?”

恶龙对勇者说:“不是,是 王·勇者小新新的老公·小聪聪”

勇者小新新将破自行车砸向恶龙小聪聪

恶龙小聪聪倒地不起

恶龙对勇者说:“腿折了,三百万”

恶龙赶走了 网·名字叫啥来着的·红 公主

恶龙小聪聪迎娶了勇者小新新

————

勇者小新新对恶龙小聪聪说:“嗯~啊啊啊~嗯~别~”

恶龙小聪聪对勇者小新新说:“乖在叫的大声点”

——END——

【周尹】度化(中)

丁修x唐僧
OOC
隔一万年的更新

(上)

————

抱着这只蚊子真的十分舒服,那是久违的温暖,对于这样的温暖丁修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是多久以前呢?还没记起,丁修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很久没睡得这样好了,没有梦魇,没有深海一般的孤独感,就那样一夜睡得香甜无梦,一直到阳光穿透窗户爬上他的脸,自然醒来

阳光同样撒在身旁人的脸上,睫毛温顺的依附在眼皮,被光拉的格外长,红润的嘴唇半张着,隐约能看见粉嫩的舌头,双颊圆润柔软的让人忍不住想捏,所以丁修就直接伸手去捏了

“啊啊!”感受到脸颊来的痛感,传唐僧突然睁眼“原来是施主你啊,请施主不要捏贫僧的脸了,很痛的”唐僧小心翼翼的推开丁修的手,委屈的揉着被捏红的脸颊,丁修也没说什么,翻身下了床

————

“跟着我做什么”昨天把人打晕纯属因为那个拥抱脑子一热,没想到这人胆子倒是大,留他一命他不赶紧跑,这会儿还跟在屁股后面不走了

“贫僧不忍心丁施主在无边苦海身心煎熬,一定要度你出苦海”唐僧话中透着坚定,但是眼睛却直直的盯着包子铺,随之而来的是肚子里的一阵哀嚎,唐僧拉住丁修的袖口“嘿嘿,丁施主早晨还没吃饭,一定饿了吧”

丁修转身对上他一双乌溜溜的杏眼,想了想说了句“不饿”满意的看着唐僧的表情瞬间变得委屈,转身就走

唐僧不舍的瞥一眼包子铺,又乖巧的跟在丁修身后

————

唐僧已经跟了丁修一个月了,搅黄了丁修两单买卖,丁修气的想杀了他,却还是每次都带着他逃出围堵,这次也不例外

一边逃,唐僧还一边喋喋不休,丁修觉得脑仁儿快炸了,从前丁修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立刻能安静,现在唐僧似乎吃透了丁修不会真的动手,小心的挪动着自己远离刀锋,嘴上还是念叨个不停“丁施主啊,杀生真的不好啊,我们要做善良的人,你看他们多可怜啊,也不知道家里还有多少口人等着他们回家啊,丁施主你应该放下屠刀啊”

丁修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总是要想办法对付这张废话连篇的嘴,收了刀,一只手扣住唐僧的后脑勺,丁修低头吻住了唐僧的唇,强行撬开他的嘴,舌头报复似的搅着他的口腔和那条粉嫩的小舌头

唐僧被吓蒙了,瞪大了眼睛,反应过来丁修在做什么后,拼命的挣扎着,当然面对五大三粗的丁修,他那点小动静根本起不了作用,一直到唐僧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感觉到他快要喘不上气了,丁修才放开他

“挺润的”丁修舔了舔嘴唇,无赖的笑笑,此话一出唐僧的脸瞬间红透了,连耳朵都红的快要滴血

“丁…丁施主你…你怎…怎么能…”话痨变成了结巴,丁修简直身心舒畅,扛着刀悠悠的往家走

【葱芯】知乎体:有个当明星的男友是什么样的体验

#点梗文#
#马克小新友情向#
#马克同志旁观者1080P那么清#
#OOC预警#
@蚊子睡不醒 你要的对话梗~
@汀汀 你要的只要不be啥都行
对的我就是超级懒的只写了一篇
之前点梗的朋友们都只扔下cp就走了完全没说梗,我也很绝望_(:зゝ∠)_

————

问:有个当明星的男友是什么样的体验?
写回答/查看全部  654回答
赞同1.3k  评论564
匿名用户

——于2月6日更新——

先谢谢大家的祝福

既然大家这么关心,那我就说说我和他怎么在一起的吧,先说我俩打游戏认识的,聊着聊着我就喜欢上他了,虽然我不在乎他是男的,但他怎么想我也猜不出来,我就一直憋着没说

后来一回撞见他和一男的喝酒看着挺亲密的,我认识那男的,他从前提过那人,说是很好的朋友,他喝的很醉,倒在那男的肩上,我当时火直接窜脑子了,冲到他们面前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瞪着那男的,憋了半天问了句你俩什么关系,那男的可嚣张了,说是他男朋友,可我知道这男的是有女朋友的,这不是耍他么!

我顿时怒了,直接动手了,我俩打在一起,我是个脑力劳动者,体能一般,占了下风,没想到那男的突然开口和我说“其实你很喜欢他对吧,随便一点你就炸了”,这时候我才冷静下来,想想自己还真是关心则乱,那么明显的谎话我还一下子炸了,那男的留下一句“给你一个机会”就离开了

我把他带回了家,照顾了他一晚上,那是我第一次照顾别人,第二天他一醒我就和他告白了,他很开心的抱住我,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于1月30日更新——

我和我男友都是男的,我就喜欢他,管他是男是女,评论里那些说恶心的趁早滚

对于关心我身份的,我还算有点钱,平时自己做点小生意

——以下原答案——

不请自来。

我男友原来是个十八线小明星,平时就宅家里打游戏,没钱氪了才出去接戏,一去剧组就几个月几个月的见不着,好不容易盼回来了还带回一身伤,实在糟心

最糟心的是他不喜欢我去剧组看他,每次去他都没啥好脸,就算这样我也乐意去看他,看见他我心里就特舒服,为了哄着这个祖宗,每次去看他都给他带点小礼物,像棉花糖机什么的,记得当时我和说以后演戏混不到出路了,就改卖棉花糖,他就在哪儿笑的和傻子似的,只要能让他笑了,晚上留宿的事情就好说了

我俩是在一起半年后同居的,都没工作时就一下午都一起窝在沙发上,时间差不多了他就去做晚餐,他手艺不错,虽然做出来的菜卖相都很差!但是味道绝对没的说

住在一起是挺爽的,不过出门回家都比较麻烦,二十四小时被狗仔守,感觉真的让人想骂娘

其实我有时候真的想就直接让他们拍个够,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是我的,我当他面儿说过这话,回了句“给你美的,什么就是你的”,然后他想了想又说“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就公布吧”,我知道他是真的爱我

他愿意,我也不愿意,一公布我俩的事,肯定又是一波黑,我舍不得他被人戳脊梁骨,而且到时候他的工作怕也是做不下去了,他从没和我提过,但我知道他是真喜欢演戏,他每次接到新戏眼睛里都亮闪闪的

后来他越来越火,工作越来越多,莫名其妙的绯闻也多了,我知道都是假的,但是心里难免不爽,为这样吵了好几回,我们一般吵不了几句,游戏永远比这些有的没得重要,反正人是我的,心里不舒服闹几句也就差不多了,闹久了晚上不好收场

先写到这里,我男友叫我吃饭了,有空再更新吧

                                                      发布于2018-1-25

【吏青吏无差】生

吏青吏无差向
逻辑emmm…
OOC
文笔渣渣渣~
之前的点梗:关于八苦的文!
@今天开始吃泡面
也不知道会写多长,以及标点打的一直都很诡异,大家将就看吧_(:зゝ∠)_

————

锋利的手术刀剖开孕妇的肚子,当了一千年摆渡人的赵吏,第一次迎接一个灵魂来到人间

那个婴儿,无意识的抓住了赵吏的食指,那样柔软的触感是赵吏不曾体会过的

婴儿哭声打破了病房里紧张的气氛,赵吏叹了口气,他的任务开始了

“取名字了吗?”

“还没有”

赵吏回想着刚才触及到的柔软而美好生命“就叫他冬青吧,冬青的花语是生命”

话说出口后赵吏突然有些后悔,明知道这孩子是人魔的容器,给他取名为寓意着生命的冬青,总归是有些嘲讽

————

再见到这个孩子是在孤儿院

蚩尤转生体出了问题,赵吏被安排让蚩尤的灵魂进入容器

赵吏带牵着冬青的妹妹走到冬青面前

“就剩你一个人了”

“爸爸妈妈还有妹妹都死了…我都还没看过他们”冬青从来到孤儿院,一直被欺负,很久没人和他说过话了

“想见见他们吗?”赵吏看着这个双眼紧闭的男孩

“我看不见,我的眼睛生下来就看不见,他们说没有人会收养我”

“如果,我能让你的眼睛看见,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赵吏一步步诱导着冬青接受蚩尤的灵魂

“你能让我看见,什么我都答应你”冬青的声音中透着惊喜

“我把妹妹给你带来了”

“他们说妹妹死了”

“有一个坏人在追她,但是她没有地方去,我让妹妹藏进你的身体里好吗?”

“藏进我的身体里?”

“嗯,藏在你的身体里,坏人就找不到她了,你又可以不离开她,而且你可以用妹妹的眼睛看这个世界”赵吏在说服冬青也是在安慰自己

“好”小冬青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那说好了不能反悔”再也不能反悔了

“那妹妹永远不会离开我了吗”

赵吏语塞了,他知道一旦蚩尤的灵魂进入冬青体内,冬青的生命就开始倒计时了,想了想只好回答他“起码可以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

赵吏示意冬青的妹妹进入冬青体内

光刺入冬青的眼中,从未感受过光的他不适应的闭紧了双眼,然后慢慢睁开,赵吏带着温柔的脸就这样出现在冬青面前“太好啦!我看见了!”

“今天的一切,你都会忘记的”赵吏自顾自的说着

“你是谁啊?”冬青和赵吏对视,带着戾气的血红色渐渐淡去,眸子变得清澈

赵吏握住小冬青瘦弱的肩膀“反正你也记不住,告诉你也无所谓,我叫赵吏”

“赵吏”小冬青重复眼前这个男人的名字

“记住了,当月亮变成红色的时候,我会来找你”赵吏揉了揉小冬青的头发,冬青乖巧的向赵吏点头

赵吏连一句再见也没说,转身就走了,他打从心底觉得要是能不再见到冬青就好了

————下章预告:

“你很惊讶我为什么知道?这双眼睛,我给你的”

【多cp】河神如此问道

锤基,盾冬,ec,贱虫,贾尼
OOC预警
又一个河神梗~
我要是再把名字打错我就…我就哭_(:зゝ∠)_

————

有一天可爱的loki到河边作孽,一不小心把哥哥掉进了河里
金光一闪
河神缓缓从水中出现,如此问道
年轻的天神哟,你掉的是这个长发拿着大锤子的雷神呢?还是这个短发失去了一只眼睛的雷神呢?还是这个刚被捅了肾的雷神呢?
Loki想也没想的回答他
我掉的是12寸的大布丁,快把布丁给我

————

有一天可爱的bucky到河边作孽,一不小心把Steve掉进了水里
金光一闪
河神缓缓从水中出现,如此问道
年轻的战士哟,你掉的是这个巨大的红布林呢?还是这个巨大的黑布林呢?还是这个大胸Steve呢?
Bucky跳下河把大胸Steve抢回来放在岸上带着李子走掉了

————

有一天可爱的charles到河边作孽,一不小心把Erik掉进了河里
金光一闪
河神缓缓从水中出现,如此问道
年轻的教授哟,你掉的是这个小Erik呢?还是这个带着头盔的老年Erik呢?还是带着头盔的年轻Erik呢?
Charles友善的问道,信不信我脑死你?
河神突然跪下,求你了把他们三个都带走吧,我这河里真不能游鲨鱼啊

————

有一天可爱的wade到河边作孽,一不小心把peter掉进了河里
金光一闪
河神缓缓从水中出现,如此问道
年轻的雇佣兵哟,你掉的是这个托比虫呢?还是这个加菲虫呢?
哥掉的是荷兰虫!
真是诚实的好雇佣兵,我把这三位peter都给你
把三位peter交到wade手中,河神缓缓进去水中
可爱的wade一不小心把三位peter掉入了水中
金光一闪
河神缓缓从水中出现,如此说道
滚!

————

有一天可爱的Tony到河边作孽,一不小心把战衣掉进了河里
金光一闪
河神缓缓从水中出现,如此问道
年轻的矮子哟,你掉的是这个金增高鞋垫呢?还是这个银增高鞋垫呢?还是这个普通的战衣呢?
Jarvis把这条河给我填平

【EC/盾冬/锤基】叉基巴的换发型之路

时间线极度混乱

————

阿斯加德三公主,九头蛇第一男模,变种人第一美

要问这三个人怎么处到一起的?

答案全世界都知道的,那就是做头发

————

冬兵在慢慢失去巧克力腹肌的同时,任想不起除了爱吃李子之外的一切

教授在终于还是拿另他崩溃的能力换回他可以随便蹦哒的腿

邪神的白痴哥哥在中庭捡锤子的时候还捡了个女朋友,并且拆散计划失败

这么难过的日子怎么,当然是换发型换心情

————

失意的三位在路上晃着晃着就晃进了村口天启师傅的店里,三个头型出奇一致的人坐成一排

天启师傅新收的时候三个学徒可开心了,念出来商量一晚上的台词“这个头发,其实和我们的运气息息相关啊,你们三位看,你们这个头发曲折的程度证明了你们最近过得是十分糟心啊,建议三位把头发都烫直”原因是他们三个只学了烫直发,并且需要练手,心照不宣,心照不宣

巴基听了一长串很懵的点了点头,他其实只是想

有人点头了,其他两个也懒得在想,都点了头

————

做头发的过程无聊到了极致

“你们为什么换发型”查尔斯先开口打破了过分安静的气氛

巴基很久没和人交流过了,能和对自己没有敌意的人多说两句话,他把自己仅有的那点记忆都说了出来

洛基也开口打发无聊的时间

三人就这样聊了三个小时,聊完不约而同的心中有了相逢恨晚感觉

烫完头后三个人彻底懵了,镜子里的人到底是谁呢?砸了店后,带着这个问题三人回了家

————

两天之后,三人重聚在天启师傅的店里,又回到最初的座位,呆呆的坐在镜子前

“我不能顶着这样的头发去救我前男友,我不敢想见面他脸上的表情”

“我昨天见到了那个认识我的人,他看见我就笑了”

“立刻把我的发型换回来!”洛基把一把沾了血的匕首拍在了桌子上

为了防止再次被砸店,天启师傅亲手给他们烫了卷发

烫砸了,店也被砸了

对门Tony老师开心的拉他们到自己店里,给三人剪了头清爽的短发,让三人瞬间回到十八岁

————

再后来的见面已经又变回了弃妇头,但是显然三人心情都还不错

“他拿了体育场那么大的戒指向我求婚,我转身就走了”

“我认识的豆芽菜,就是长成了兄贵的那个,他向我告白了”

“我哥和我解释了他和那个蝼蚁是个误会,然后他朝我扑过来,我又捅了他一刀”

【EC】当梦精灵来敲脑门

人类E×梦精灵C,猫咪play,pwp
小学生渣文笔)•́⊚•̀(
AU,私设如山
少量密林父子
剧情介绍:Charles多次进入Erik梦里被多次扑倒,后喜欢上了Erik,于是找Thranduil拿到了肉身后回去找Erik

设定:梦精灵把肉体存放后以灵魂进入别人的梦里
————

“在等我?”

“当然”

!!链接!!

————

“Thranduil我有话和你说”精灵王子紧张的喊出自己Ada的名字

“Legolas,你刚才叫我什么”精灵王看出儿子今天有些反常,事实上Legolas从回来后就一直很反常

“我…我…我喜欢你”将手心的汗蹭在衣服上,Legolas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猛的走到Thranduil面前,双手搭上他的肩膀,踮起脚吻在了他的唇上,之后快速的跑开了

Thranduil发誓这是他精生最震惊的事情,这样的震撼足足让他在哪里愣了十秒,然后便焦虑的在大殿里走来走去,这样失态的他足以惊掉所有人的下巴

“Thranduil!!!Thranduil!!!”Charles边跑边叫着密林之王的名字,成功打断了Thranduil的焦虑

“Thranduil,太好了你在这!快把我的身体给我!我要去杀了那个爽完就扔下我不管的混蛋”Charles快速的说完一长串

Thranduil强装镇定带着半透明的Charles去冰雪湖拿回他的身体,激动的Chatles没看出Thranduil的异样,一路上和他说着遇见的人类混蛋,Thranduil脑子乱乱的,也没怎么听进去

————

拿到肉身后Charles飞奔着去找他的混蛋了,估计一个回合被拿下

而Thranduil终于理清楚事情去找了精灵王子,估计两个回合被拿下

————

Erik终于忙完了收购工作,扔掉了闹钟天天早睡晚起,可他的小精灵却没再出现了,Erik为此十分焦躁,一点就炸,员工都为此表示想辞职

这时,Erik的门铃响了,一直响

Erik打开门还没来得及骂出声,来人直接扑上来边打边骂“我艹你这个把我扔下不管的混蛋”

于是Erik欣喜万分和Charles打到床上去了

【一八】赎罪(二)今世怨⑦

黑化,ooc有
突然想接着写这篇
(二)⑦
前文以上链接里有

————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

车上,二爷丫头相互靠着睡着了,齐桓靠着车闭着眼假寐,忽然一只手把他的头轻轻的搂向了另一边,就这样,齐桓顺理成章的靠在了张启山宽阔的肩膀

齐桓心里很乱,张启山心里也很乱

————

再睁开眼,齐桓又变回了那个爱笑话多的齐八爷

照计划与二爷分开,二人换上一身貂毛富贵行头,倒是也有了几分西北大汉的味道

“哎哟,真不愧是佛爷,这身段也好穿什么都帅,佛爷你看看我这身儿衣裳怎么样”嘴甜完了,齐八爷一脸求夸奖的看着张启山

张启山上下打量他一番说“很好看”

————

车站外头,尹新月穿着小子的衣服拿着写了曲如眉的牌子侯着彭三鞭

“我说佛爷,这新月饭店怎么都没派个人来接咱们”齐桓摘下眼睛四处张望着

“那不就是么”张启山对着尹新月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顺着张启山指的方向看去,齐桓笑了,摇摇头“佛爷人家那是接的曲如眉,佛爷你这什么眼神呐,还不如我呢”

张启山听了也不生气耐心和他解释“牛希济曾作新月曲如眉,这曲如眉指的便是新月,新月饭店这接人也算有趣,我们走吧”

“是有这么一句,还是佛爷聪明”齐桓一脸恍然大悟,点点头,跟上张启山的脚步“佛爷我怎么觉得有哪里没对啊,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终日劈桃穰,人在心儿里。两耳隔墙花,早晚成连理。佛爷搞了半天这彭三鞭是来新月饭店娶亲的,那我们这…”

“闭嘴”张启山皱了皱眉,打断了齐桓的话

齐桓顺从的闭了嘴,故意笑了两声,一脸看好戏

————

“在下彭三鞭,你可是新月饭店的人?”张启山明知故问

“我是新月饭店派来接您的司机,请跟我这边走”尹新月话中透露着活泼,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得压了压帽子,接过了齐桓手中的皮箱

路上尹新月问着关于西北,关于他们二人的问题,齐桓十分乐意的和他搭着话,说的正起劲时,张启山捏了捏他的手,表情明显不悦

齐桓尴尬的发现自己不该话太多了,轻咳了一声对着司机说“不该问的话少说”又几块银元扔在了前座

“谢大爷赏”尹新月道谢后也乖乖的不再问东问西

————

“哎~终于到了”进了房间,齐桓立刻瘫倒在沙发上

张启山锁上门,冲他宠溺的笑笑,开始收拾行李

齐桓伸长了脖子看着张启山的动作

“老八,房里就一张床,这几天店里也没房间,这几天就你睡床,我睡沙发”张启山背对着他说

“这怎么行,我怎么能让佛爷睡沙发,自然是我睡沙发”齐桓用完全不执着的口气与张启山争着要睡沙发

张启山无奈一笑“八爷安心睡床吧,不然你睡了沙发明天指不定怎么和我抱怨呢,我皮糙肉厚睡哪里都行”

“嘿嘿,那就委屈佛爷了”齐桓开心的坐起身,拿了桌上的苹果随手擦擦就往嘴里塞“哎哟,这苹果味道不错”

张启山转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喃喃到“嗯,不错”

【贾尼】Tony和呱

青蛙旅行梗

————

Tong给自己的呱取名叫Jarvis

起初,Tony充钱买完了商店里所有东西,随时关注着Jarvis的一举一动,Jarvis出门久了Tony还要担心

一个月,两个月,Tony对游戏的热情渐渐褪去了,只是一天点开一次看看Jarvis给他收拾背包

有一天,Tony忘记了点开游戏,然后就再也没有点开

再没多久Tony把游戏卸载了

卸载游戏后Tony莫名的有些难过,以后再也没有人给Jarvis收拾背包了,但Jarvis还是会给他寄照片,还是会乖乖等着他

Tony又把游戏下回来了

游戏界面上显示「你可以给你的呱取名字」

Tony意识到他发现这只呱已经不是他的Jarvis,想了想输入了Friday


————




“Jar,我心情不好,我需要吃三盒甜甜圈来改善心情”

“Sir,为了您的健康我不建议您这样做”

“…Jarvis”

“I'm here”